本季NBA最强五人组,竟然是他们?

本季NBA最强五人组,竟然是他们?

胜骑士,胜勇士,胜雷霆,两胜开拓者,森林狼拿到了本赛季的第三波五连胜。随着唐斯拿下本赛季的第二个周最佳,森林狼的战绩已经攀升至37胜29负,在球队排行榜上逐渐甩开了身后的快船和湖人,坐稳了西部第七的位置,并对前面的掘金穷追不舍。
在英格兰、德国和比利时执教了十二年,在G联赛执教了两年,当了十年的NBA助理教练,当51岁的克里斯·芬奇去年二月紧急上岗,从多伦多飞往密尔沃基接手风雨飘摇的森林狼时,没人想得到,短短一年间,他能把这支球队带成如今这个样子:当时这位前猛龙助教接手的,是一支7胜24负,联盟垫底的大烂队,他们看起来没有热情,没有希望,没有任何腾飞的迹象。
芬奇在森林狼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胡安·埃尔南戈麦斯,他们在丹佛一起合作过。当时在迈克·马龙的麾下,埃尔南戈麦斯乐观而阳光的个性给了球队助教芬奇极深的印象,但在密尔沃基他看到这位西班牙前锋时,他被埃尔南戈麦斯士气低落又缺乏自信的样子震惊了。在经过调查之后他才知道,埃尔南戈麦斯不是球队里的个例,这支球队本来被大众认为已经到了出成绩的时候,但在最关键的一年里,队里最好的两名球员唐斯和拉塞尔一直受到伤病困扰,几乎从来没有一起打过球,反复的失利又让他们失去了一直爱戴的主教练。在当时,每名森林狼球员和工作人员在当时都显得沮丧、敏感又脆弱。
在第一次和助理教练们的见面会上,芬奇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在环顾莱恩·桑德斯的助教团队之后,他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决定先和助教们开诚布公地聊聊天,而不是直接快进到谈业务。后来,他回忆那个时刻,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那个时间点,我觉得不是一个点开PPT的好时机。我觉得我需要先向他们表达,我是谁,我想要做什么,以及我将如何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森林狼后卫杰伦·诺埃尔对他的交流能力叹为观止:“克里斯知道该如何以不同的方式与球员交谈。他与唐斯说话的方式和与拉塞尔说话的方式完全不同,与拉塞尔交流的方式和与马利克(比斯利)交流的方式又不一样。他很清楚应该如何让每名球员发挥出最佳水平,这很不容易,也让他赢得了我们的尊重。”
随着赛季的进行,芬奇用这种出色的交流能力逐渐和球队中的其他人建立了信赖关系。森林狼球员们一点点地看到了他的优点:他是一个成功的战略家,善于从失败中汲取养分;他的大脑里有无数种ATO战术,总能帮助球队在暂停之后止住颓势;他还是一个自信的领导者,能让大家愿意团结在他的身边。
自拉塞尔复出之后,在上赛季的最后22场比赛里,芬奇带着前任留下的教练组和阵容打出了11胜11负的成绩,战胜了包括爵士、勇士、热火和太阳在内的联盟豪强。芬奇认为球队真正走上正轨,就是从这个阶段开始的:“在你亲自组建的团队里成为领导者并不难,真正有领导力的人能用自己的办法让陌生人逐渐站在他这边。”
如今,距离他接手森林狼已经过了13个月。在这13个月里,森林狼换了老板,换了总经理,但芬奇依然在管理层的变动中不动如山,成为了众望所归的牧狼人。尽管他在一开始受到了广泛的质疑,但他用他快速的适应能力和良好的沟通能力帮助他赢得了更衣室的拥戴。更重要的是,这位此前没有当过一天NBA主教练的家伙重塑了森林狼的球队文化。他首先让整支球队团结在了自己身边,然后在休赛期,他推动了一笔对本赛季的森林狼来说至关重要的交易:把贾雷特·卡尔弗和埃尔南戈麦斯送去灰熊,换回了帕特里克·贝弗利。
纵观贝弗利的整个职业生涯,他始终是一位被对手无视、蔑视和仇视的运动员。没有球员会喜欢和他对位,没有球迷会喜欢他的张牙舞爪、黑脚和垃圾话。哪怕他从俄罗斯联赛而来,在火箭打上了首发,在快船战至了西决,可以说已经完成了小人物的阶级跃迁,但当人们提到他时,往往还是把他看做那个干脏活累活的、可有可无的蓝领。有一些人为他鸣不平,认为只有真正懂球的人才能看出他的作用,结果当快船需要为了省钱做一笔交易时,在联盟最懂球的管理层之一眼里,他还是首当其冲要被牺牲的那个人。
但当他来到明尼苏达,你还是可以鲜明地感受到他对球队表现和氛围的改变。和贝弗利一起加入首发名单的是22岁的大前锋贾里德·范德比尔特。范德比尔特是一名不知疲倦的蓝领球员,虽然身高和技术一般,但运动能力出色,大多数这样的运动员都只能在球队里担任替补。但在明尼苏达,芬奇独具慧眼地给了他更多的戏份,他则报以富有侵略性的防守和堪称疯狂的篮板球争抢。在他的影响下,森林狼本赛季的场均进攻篮板数高居联盟第三。
如今,森林狼的防守排名联盟第12。他们在防守端的侵略性则比防守效率更为惊人:他们的场均盖帽联盟第3,场均抢断联盟第4,制造对手失误联盟第1。在贝弗利和范德比尔特的推动下,如今的森林狼已经是一支能够打出漂亮的高压防守,并且通过防守打出高效反击的球队了。在赛季初,由贝弗利、拉塞尔、爱德华兹、范德比尔特和唐斯组成的五人组更是曾一度在攻守效率上排名联盟第一。
比场上更重要的是,贝弗利的到来改变了森林狼的更衣室。作为一名有丰富成功经验的球员,他非常明白一支成功的球队需要什么,而与此同时,他又足够平易近人,不会伤害年轻球员的自尊。他的强度、能量和领导能力在球场上和在更衣室里都为球队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当你看到唐斯不再因为得不到哨子而向裁判举手抱怨,拉塞尔不再在防守端自由散漫,安东尼·爱德华兹逐渐学着阅读和理解比赛时,你也会看到贝弗利将他们聚在一起,耳提面命——哪怕他是穿着西装,坐在场边。
在整个NBA的历史上,大家时常会讨论一个问题:究竟是赢球带来了良好的化学反应和球队文化,还是好的球队文化和化学反应让球队赢了球?
这种类似于“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吵了很多年,始终没能得出让人信服的答案。但在森林狼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确实是化学反应先起了作用。芬奇的加入树立了这个团队的核心,拉塞尔是唐斯的挚友,爱德华兹是乐于接受前辈教导的王牌新人,贝弗利的加入让球队得到了一位能够鞭策大家,又不会显得爹味十足的老大哥。在大多数的夜晚,这支森林狼都显得努力、团结且无私。我们时常看到森林狼球员们不停地在场上积极切入、彼此掩护、命中投篮,这和我们此前在这支球队身上时常看到的“唐斯单打,其他人拉开看戏”式进攻截然不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