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拍档,“相依为命”16年

最佳拍档,“相依为命”16年

2018年平昌冬奥会或许是王诗玥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一次比赛经历,23岁的王诗玥和柳鑫宇在韵律舞表演中名列第22,无缘自由舞。

平昌冬奥会后,队里把两人送到了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加拿大蒙特利尔冰舞训练中心,在那里王诗玥柳鑫宇迎来了蜕变。

然而蜕变是艰难甚至痛苦的。

北京冬奥会后的隔离期间,王诗玥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则旧的短视频,视频中柳鑫宇枕着王诗玥的腿,边哭边说:“我想吃泡面。”短视频看起来很搞笑,190cm+的柳鑫宇像个小孩子一样,评论都在回复柳鑫宇人设崩塌,但这搞笑背后却是一件辛酸事。

“那年世锦赛(2021年斯德哥尔摩世锦赛)关系着我们冬奥会的名额,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场比赛。正好那个时候,大柳脚踝受伤了,还因为拉肚子发烧,所以训练前也不能吃东西。”

“因为我们训练基本一早一晚都是在饭点,大柳空腹去的心情也不好,胃还痛,导致他滑的也不是很好。那天他就很自责,后来就趴在板墙上哭。”

“我那时候觉得他那么难受,好像枕着别人会舒服一点,所以我就让他枕着我的腿躺一会。”

视频里柳鑫宇哭得很委屈,王诗玥却放声大笑,她说自己经常被柳鑫宇逗笑,“很多时候,他走路都会突然扭一下,就特别好笑。”

当让两个人用动物来形容对方,王诗玥用了大象来形容柳鑫宇,“大部分的时候他就像大象一样,给人非常安全,非常温暖,有安全感的感觉。其实有的时候大象也有非常可爱的一面,然后也也有非常让人意想不到的一些行为。”

而柳鑫宇形容王诗玥为兔子,“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柳鑫宇还记得两人到蒙特利尔的第一年,因为语言不过关吃了很多苦。无法跟教练进行良好的沟通,面对全是外国人的队友,天生热情的王诗玥柳鑫宇甚至没办法开口,跟队友传递想交个朋友的意愿。

这时开始,王诗玥柳鑫宇决定从0开始学英语,为了更好的在蒙特利尔生活,两人还学习了简单的法语。

但就在两人觉得一切都在向好发展的时候,疫情又打断了两人的训练计划。

无法跟教练面对面沟通,两人的训练仿佛陷入一种停滞的状态。从前45分钟的训练课,外教会对他们的动作逐一指点,而训练课变网课之后,除了没办法近距离观看两人的动作外,常常还面临着网络延时的问题。

王诗玥说有好几次教练因为他们动作没有卡住节拍而大发雷霆,但其实都是因为网络传输有延时导致教练看上去他们好像没卡住拍子。

紧张的课时安排,导致王诗玥柳鑫宇几天才能在屏幕上见到一次主教练,每一次上课都变得异常珍贵。

等教练找问题,而如今变成两人需要先自己找问题,再与教练商量解决方案。“我们会提前把我们需要的沟通的内容想好,比如说动作的规则、我们自己的想法先列出来,在上课的时候去跟他沟通怎么解决。”

与此同时,两人的英语水平都已经可以与教练和国外选手顺畅交流了。因为语言足够过关,柳鑫宇还跟羽生结弦成为朋友,今年北京冬奥会,得知羽生没能带一个冰墩墩回日本时,柳鑫宇特意在奥运村的特许店排队买了一只冰墩墩,在羽生为表演赛训练的时候带过去送给他。

后来在更衣室相遇,羽生专门给柳鑫宇发了一张自己的自拍,他告诉柳鑫宇因为自己没有社交平台,但却知道有很多粉丝希望看到自己的动态,于是委托柳鑫宇代发。

拿到羽生自拍的柳鑫宇专门在王诗玥面前“嘚瑟”了一番:“你看我手机里有你偶像的自拍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